长安剑评演员整容失败:医美非容貌焦虑的救命稻草

海外网2月6日报道 2月2日,演员高溜在微博发声,因整容失败,鼻子发炎坏死。

图片触目惊心。

不仅如此,因无法正常拍戏,她将要面临高额违约赔偿,在整容失败后多次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本想通过整容“锦上添花”,无奈却遭遇医美事故,令人惋惜不已。

对此,长安君想说的有三:

第一,整容无可诟病,但风险随之并存。

爱美是天性,整容是私事,但前提是,要有承担一切的心理预期和基本能力。

随着医学技术的进步,整容能够帮助我们弥补先天的不足,这是重大利好。我们对此表示理解,也持开放的态度。兼容并包,才是现代社会和泱泱大国应有的风范。

但我们更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利弊共存才是常态。整容在给予你美丽的同时,也有不可估量的风险,包括健康,甚至生命。

看似偶然的医美事故,实则必然。近年来,医美行业的“野蛮生长”同样伴随着“乱象频发”——从业者不专业、假产品泛滥,甚至医疗机构资质不全却能开门迎客。据统计,平均每年因“黑医美”致残、致死10万人。无数人生活因此被毁,甚至失去生命。

净化医美市场环境,一味强调行业自律难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得落脚于市场监管管理, 还得固守于法律界限不能逾越。用外部的一双双强有力的手,向内击破,才能狠狠摁住利用爱美之心赚黑心钱的苗头,护佑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

市场经济,逐利为本,法律为纲。

第二,追逐容貌执念,不如学会自我接纳。

有人说现在“颜值即正义”,看脸的世界太残酷。

好像原生态就代表着缺陷和遗憾?好像不整就不够美?好像不整就没有自信?在整容这把豪赌中,总有前仆后继的人,纷纷为此买单——有人倾家荡产,有人越整越丑,有人整得好看,但丢掉了原本的特色。

长安君以为,这种“容貌焦虑”实则是快节奏、强压力、大竞争社会生活之下,滋生出的本领恐慌和压力堆积。可是如果真的有一天走在街上,所有的美人都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高鼻梁、双眼皮、微笑唇、瓜子脸…..这种单一、轻薄、乏味的美,真的是美吗?

美不等于完美,整容也并非“容貌焦虑”的救命稻草,足够笃定、足够自信,才可以超越条条框框的界定,接受真实,接受自我。

第三,奔赴美丽、淬炼强大靠的是实力。

每个人都有选择整容的权利,但是整容并不能改变命运。

有形的相貌固然重要,却难以支撑起底气、自信和话语权,最终能让你过得更好的一定是个人能力。

真正成功的人生,靠的是比外貌更引人更持久的内涵,是独立的人格、善良的品性、坚韧的勇气、拼搏的姿态、真诚的为人。腹有诗书气自华,这样的人生值得被尊重。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先辈奋斗的轨迹延伸不息——

浴血奋战、视死如归的千千万万爱国将士;和贫困群众拼搏奋斗,解决发展难题的扶贫干部;坚守一线,逆行而上的政法干警;寒冬酷暑,穿梭于城市角落的快递员……哪怕满身泥泞、哪怕汗流浃背、哪怕血肉模糊,都没有什么能妨碍他们的美。

长的漂亮,真的不如活得漂亮!

(文/长安君)

来源:中央政法委长安剑

此前报道:


演员高溜整容失败鼻子坏死 并面临200万违约赔偿

网易娱乐2月3日报道 2月2日,女演员高溜发长文讲述了自己做医美整鼻子失败的不幸遭遇,她称术后不但没有变美,还出现排异、发炎、甚至坏死等症状,并且使其失去了工作,损失片酬40万元,面临高额的违约赔偿200万元。不仅如此,她还表示自己在事后才知道整形医院不具备该项目资质的机构。

据企查查APP显示,高溜所选择的整形医院机构全称为广州熙施时光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自身风险为5条,曾多次违反医疗机构规定,此外公司于2020年6月22日因违反病历书写规范受到行政处罚。

据悉,高溜曾主演电影《明天有多远》、《领袖1935》,2019年发行音乐单曲《番茄炒蛋》、《念念不忘》、《喜欢你》。2021年1月12日,主演的非套路校园甜宠剧《世界上最动听的你》宣布定档。

以下为高溜全文:

大家好,我是演员高溜,同时也是一场医美事故的受害者。首先,很抱歉我的私事占用了公共资源,本来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发声,但是这件事对我的打击太大了,我不得不站出来给天下所有爱美的女生们提个醒,爱美的事情也不能太相信某些没有项目资质的机构(事后我才懂得做调研)。

事情是这样的:2020年10月29日,通过朋友介绍,我在广州一家叫做“熙施时光医疗美容门诊”咨询了鼻子整形问题,希望能让自己变得更美(哪个女生不希望呢?)。这也跟我的职业有关,我是一名演员兼歌手,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我的事业虽谈不上大红大紫,但也顺风顺水。没想到这一切因为一次鼻子整形手术而全改变了。

因为朋友说我五官长得都好看,唯独鼻子稍微欠缺点,建议我去做个微整。做微整在演艺圈根本不算什么事,就好比大家平常回家敷个面膜一样平常,在咨询了“熙施时光医疗美容”一些问题后,我动心了。熙施的何院也向我介绍手术的安全性。我当时也告知12月和1月要去拍戏,熙施时光医院信誓旦旦和我说没有任何问题,半个月恢复期,不会影响我12月份的新戏开机。

接着向我推荐可以做鼻子耳软骨、肋软骨和膨体手术,从自己身上取下来肋软骨,移植到鼻部。在得到肯定答复后,我签字接受了手术,整个手术进行了4个小时,本来以为这4个小时可以让我变得更美,没想到这4个小时却是噩梦的开始。我的鼻子植入异体肋软骨后发炎刺痛,排异反应导致鼻子反复感染。

我后来得知,事实上在手术过程中就已经出现了鼻头泛红积血、嘴巴肿胀的情况。事后咨询专家,如果这个时间能够把假体取出来,就不至于引发后来的鼻子坏死了。但是医院没有,应该是担心不好向我交代吧,何院以及医院的相关人员抱着侥幸的心态,希望我过几天自己就可以恢复了,让我留院观察3天,直到鼻子的情况每况愈下,日渐发黑,已经遮盖不住坏死的事实后医院终于决定揭开遮羞布了。11月1日院方告知我怕我感染,为了保住鼻子需要做第二次手术来取假体 ,熙施时光的王院长亲口和我承诺取完假体鼻子就彻底恢复了,不会影响我的工作,我12月份照常可以去拍戏。就这样,熙施医院在短短4天给我开刀做了两次鼻子手术,可是手术后情况并没有好转,鼻尖和鼻小柱的皮肤颜色越来越黑,鼻头坏死,在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后, 11月5日,熙施时光医院终于决定把我转院到广州南方医院接受治疗。

从10月29日到11月5日他们把我转院到南方医院治疗,这期间足足拖延了一星期的时间。这一星期,可能导致我的鼻子再也无法恢复到术前的样子了,可能意味着我的职业生涯就此匆匆结束了。在南方医院的住院初期,我的医生朋友和我说我可能遭遇的后果——毁容,我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我有过无数次想要自杀的冲动,当时住的是9楼,阳台是开放的,完成一次纵身飞跃从技术上是没有什么难度的,站在那里,我想只要闭上眼,身子轻轻一倾斜,一切的烦恼都将烟消云散。但生命中总有很多不舍,很多牵挂,自己一走了之容易,但这种悲哀并不会因此而结束,反之会牵连每一个爱我的人,包括我的家人,包括我那么多的朋友、同行,包括我500万的粉丝。

大家都知道,演员这个行业在外人看来外表光鲜,但事实上充满艰辛和苦楚,我每天的生活都需要苦行憎一样严格的自律;这一切的付出都只是为了追逐自己的梦想,希望生命像花一样美丽,像烟花一样璀璨。

然而一次简单的鼻子手术演变成了噩梦。我在南方医院住院了61天,整个治疗过程冗长、单调,这种治疗与其说给人以希望,不如说让人适应绝望。每天早晚吸高压氧,输液吃药,医生说只能等结痂、脱落、再结痂、再脱落,1年甚至1年半以后,才能决定下一步如何治疗,不排除可能需要做额头皮瓣移植,就是从额头取一块皮肤组织,被覆在鼻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皮瓣要带着一根来自额头的血管,老天,这画面我都不敢想象。

时间能磨灭一切梦想。再残酷的结局都只能接受。

3个月过去了,由于鼻子手术问题,我12月份和新年1月份的两部戏都被迫中止,这不仅使我失去了工作,损失片酬40万元,更关键的是我还将面临高额的违约赔偿200万元。

如今,广州南方医院的治疗已经告一段落,剩下的需要我自己等伤口愈合和漫长的修复期,我之前签约的拍戏合同无法执行,签约方公司直接发来了一纸解除演员合作协议,备注后续一切损失需要我承担,无法工作,还要面临不知如何的治疗费用以及赔偿金,我试图和熙施时光负责人去交谈如何解决,这中间的各种艰辛就一笔带过了,中间还让一个院长和经理以及律师像跳梁小丑一样连威胁带恐吓,期间他们还说要报警,所以我就替他们报警了,因为类似的医疗纠纷有过挺多,警察提醒我去查资质,查完后发现熙施时光医院无肋骨鼻手术相关资质,我一个小女孩,只身一人,也许她们觉得行恶有足够的安全感吧。我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面对一个拥有众多股东的盘踞一方又即将开连锁机构的美容医院,也许我能做的就是把我的经历分享出来,让大家真正了解这家广州熙施时光医疗美容门诊的真实面目,让大家知道出现了意外的情况该怎么处理,能最大程度的保护自己。

(原标题:中央政法委评演员整容失败:整容并非“容貌焦虑”的救命稻草)

(责任编辑:冯晓宇_NBJS1201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